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在学校做爱最爽
在学校做爱最爽

在学校做爱最爽

全校女生都知道教导处新来了个年轻的教导主任,每日惯例的晨间大会上, 当校长念出陆琰这个名字,一位模样秀气斯文的男人走上讲台,瞬间台下爆发出 女学生们雷鸣般的掌声。
  上一个教导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,每天只爱碎碎念,盯著女学生的衣著 和发饰不放,每日都喜欢抓几个女生站成一排劈头盖脸的批评教育,恨的全校女 生牙痒痒。
  上周主任大妈中风住院,上面正好派下来人选,直接上岗就职,女孩子们一 看是年轻又斯文好看的男老师,怎麽能不欣喜,怎麽能不激动,要知道,在这阴 盛阳衰的教师团队里,除了方政和教体育的孟思城,剩下的不是地中海就是煤气 罐。
  全场女生都欢喜,除了脸色发白的某一个。
  「茜茜,你怎麽了?脸色很难看的样子。」开完晨会回到教室,颜希舞看到 蜜友的王雅茜直愣愣的盯著黑板,李佳怡闻言也走了过来。
  王雅茜一愣,露出僵硬的微笑,「我没事,可能是大姨妈要来了,脸色不太 好吧。」上课铃声响了,颜希舞和李佳怡对视一眼,没说什麽,回到座位上。
  这一整天,颜希舞都觉得王雅茜的神色不对,中午出校门买冷饮回来的时候, 看到新上任的陆主任她们都微笑的点头问好,只有她神情一变,低著头拉著她们 匆匆进门。
  放学後,大家都三五成群的结伴回家,王雅茜冲著颜希舞和李佳怡抱歉一笑, 「你们先走吧,我等下跟校长去问下奖学金的事情。」只十来分锺,热闹的校园就变得安静起来,夕阳斜下透过走廊上的窗子将余 晖洒进教学楼,一个单薄的人影站在教导处的门前瑟瑟发抖。
  「门没锁,进来吧。」王雅茜轻轻推开门,走了进去又听到里面的人说了一 句,「把门锁上。」「好久不见,你倒是躲的一干二净。」陆琰走过来,手指拉起她腮边的乌黑 短发,低下头嗅了下,「很好,还是我喜欢的那个牌子,乖女孩,我还没怎样呢, 你怎麽就抖成这样,真有趣。」王雅茜颤著声音低著头乞求,「陆老师,放过我吧,我什麽都给你了,已经 不欠你什麽了…」头上传来男人嗤笑的声音,「好一个不欠我,若不是我,现在的你大概就应 该在最烂的流氓学校,和一群混混厮混一起。」王雅茜低泣,「你到底想怎麽样,什麽时候才能放过我?」陆琰淡淡的说: 「升高中的时候你需要我,考大学我也可以帮助你的。」「不需要,我自己可以,求你别再找我麻烦了好不好?」下颚被陆琰捏在手 里,他扳起她的小脸与自己直视。「不好,我的身体还需要你来释放,没有腻味 你的身体之前,我是不会放过你的。」他摘掉眼镜,斯文清秀的脸上露出一抹邪佞的笑容,「我现在兴致很好,别 後重逢的滋味一定很美。」陆琰扯开她的领带,修长的手伸入她的衣内,将她衣衫推高压在办公桌上, 夕阳的余晖晕染在她蜜色的肌肤上,显得更加迷人。
  王雅茜闭上眼,思绪回到初三毕业前的那一个同样有著如此美丽落日的傍晚。
  初三升学考试前,每位家长都在为孩子的升学而忙碌。王雅茜是个例外,她 很小的时候爸爸就事故死亡,妈妈又是先天性智障患者,拿著那为数不多的丧葬 费和赔偿金,亲人们都自动敬而远之,与他们家划清界线。
  高中不是义务教育,学习一直名列前茅的她也犯了难,公立的学校考上了也 要拿好几万学费,私立的更贵,普高又尽是混个高中毕业证就不打算念下去的混 子,她怕自己去了也被同化。
  正在为此愁心的时候,年轻的班主任陆琰找她单独谈话:「老师知道你的家 庭情况,也了解你很不容易,可惜社会就是这样,你想要未来脱离现状就只能去 一个好高中才等於一脚踏入名牌大学。如果我的建议你想明白了,就来找我。」捱到放学,王雅茜独自坐在教室,陆琰走了进来,拍拍她幼嫩的肩膀,接著 大掌慢慢抚上她的脸蛋,「嗯,细皮嫩肉的感觉真不错。」「陆老师…」王雅茜被他弯腰搂住,脸蛋被他托著扭转向後,嘴巴被他一用 力便微微张开,他的舌头趁机而入在里面翻滚起来。
  衬衫的第二、三个扣子被扭开,纯棉的背心被推上去,露出她青涩的小奶子, 陆琰的食指和麽指夹著她的乳尖揉搓,弄的她轻呼好痛。
  「好青涩的果子,不知道被我操了之後,会不会变大变成熟呢?」陆琰的手 翻开她的裙子隔著纯棉的底裤摸著她的小穴,「这里怎麽样,舒服吗?」王雅茜难堪的低吟,「陆老师,不要…」陆琰的手指力度加深,中指压著底 裤就插了下去,「放松,我不信你在家没有手淫过,你现在的年龄正是敏感的时 期呢,看,隔著内裤也湿了,小骚穴。」「才没有…没有这种事。」王雅茜臊红了脸,否认道。陆琰将西服裤的拉链 打开,火热的巨物从里面掏了出来,赤条条的展现在女孩的眼前。
  陆琰上下搓著自己的肉身,问道:「雅茜家没有男人,所以没见过这玩意吧, 这就是男人的阴茎,也就是俗话中的鸡巴。」他站直身子将他口中所谓的大鸡巴塞入王雅茜的小嘴里,轻轻的顶了又顶, 「这是口交,想取悦我就好好的给我含!」他按住她的头,一下一下的往自己这 边按。
  「你这样青涩的技巧可是不行的哦,不过看在你是第一次,我就放过你吧, 站起来,转过去趴在桌子上。」王雅茜的嘴里得到了空气,大口呼吸几下,便被他拉起来转过去按在课桌上。
  陆琰的眼镜片泛过一道得逞的精光,「你是处女吧,可是很抱歉,我不会对 你温柔。」粗大的肉茎随著滑落直直插入,幼嫩的花穴被他的无情生生撕裂开。「痛, 陆老师,好痛!」她尖叫著弓起腰。
  他被她处女的紧致和生嫩的花穴夹的舒爽,握住她的腰捅的更深,看著那鲜 红的处子血染红肉根,两眼红的冒血。
  「不要动了,求求你,好痛…」王雅茜哭了出来。
  「你别搞错了,我可不是你的男朋友在和你浪漫的做爱,你不过是用身体来 换保送资格的淫贱少女,是妓女!」陆琰残忍的说著恶毒的话,刺伤一颗少女柔 软的心。
  他扳著她的肩膀运著劲儿往里冲,这娇嫩的身躯被他蹂躏糟蹋著,那感觉真 的是无以伦比的兴奋。
  陆琰嘴里继续说著:「在同学们每天都认真上课读书的地方,你被我压著在 做这个,王学委,你说,身为优等生的你,如果让班上的同学知道在教室里跟班 主任做爱,他们会怎麽想呢?」「老师,求求你,不要,不要让他们知道…」王雅茜忽然觉得绝望,这个人 面兽心的禽兽老师,会毁了她的一切。
  陆琰一边狠狠抽顶,将龟头插在她狭窄的花心,一边击溃她的心理,「如果 怀孕的话,是会毕不了业的吧,十五岁的年纪就生孩子,除了电视剧,我还没看 过真人版的,要不我们试试?」她已经哭的呼天抢地,上气不接下气的喊著,「不要,我不要有小孩,拜托 你不要射进去,不要!」「我要射进去了哦,射在里面才算是完整的性爱呢。」他面目狰狞的狂插。 「不可以,不要射进去啊,啊!…」她挣扎的双手被他单手按住,深捣十几下跟 触电似的狂插,龟头一涨,将所有精液注入她的阴道。
  足足射了一分锺,穴里被灌的满满当当,他抽出来不久热淋淋的浊液顺著花 瓣混合著血迹流了出来,陆琰将她翻过来躺在课桌上,拍拍她满布泪迹的小脸, 「明天放学後,记得来办公室,我们商量一下推荐入学的事情。」从那次起,王雅茜在他的掌心中被他捏的死死,直到高中入学,她带著妈妈 搬了家,以为能逃脱他的魔掌,没想到,他又来了。
  「你好像很不专心,难道是我满足不了你了?」陆琰狠重一插,那很久没经 垂怜的花穴抽的一疼。
  她能怎麽办,他的手机里还拿著他们的性爱录像,他控制住她的一切。「陆 琰,你是一个魔鬼,我恨你,恨你!」看著她咬牙切齿的狂躁模样,他勾唇笑的很开心,耸动的更加剧烈,「好啊, 你恨我吧,恨死我才好。」他忽然变脸,无情的抽插,肆意的奸淫,在她逐渐发育的少女身体上发泄所 有的欲望。
  当戳到那敏感点的时候,王雅茜压著嗓子娇吟起来,陆琰哼笑,「小妓女, 还是你的身体反应比较老实,你嘴上说恨我,身体却爱我爱的要死,瞧你里面咬 的我死紧,还出了淫水浇著我呢,你的小嫩B喜欢我的大鸡巴,它正求我狠狠操 你呢…」穴口的肉片被他操弄的翻出来又抽回去,早就红肿不堪,陆琰捏著她的乳房 又吸又舔,含著她的乳头喃喃道:「那会儿那麽操你,居然没怀孕,现在再试试, 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长著个不孕的子宫。」王雅茜闻言哭的支离破碎,「陆琰,你出去,出去!」他害她失身,毁了自 己的清白,还在她幼嫩的阴道频频射精,那时候她小,不敢去买药,每个月都提 心吊胆,现在他又要在她体内射精,她不想重新活在恐惧之中。
  「有个崽子玩玩也不错,给你,全都射给你,哈哈哈,小阴道都被我灌满了!」发泄完情欲的男人站起身提上裤子,戴上眼镜变回斯文的导师形象,满足的 赞叹:「果然还是在学校做最爽。」
【完】